南京银行苦熬十个月后116亿定增终获批,多起风波事件未了

原标题:南京银行苦熬十个月后116亿定增终获批,多起风波事件未了 来源:财联社 4月8日,南京银行(601009.SH)公告称,证监会发审委已于4月3日对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申请进行了审核,根据审核结果,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申请获得通过。 重启十个月之后,南京银行116亿定增终于获批。 再融资过程“一波三折” 南京银行此次再融资事项起始于三年前,2017年7月31日,南京银行召开第八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根据发行预案,南京银行拟向紫金投资等5名投资人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募资不超过140亿元。 时隔一年之后,2018年7月30日晚间,南京银行公告定增申请未获得证监会通过,这次“意外”否决颇为引人关注,公开资料显示,这是2000年以来银行业增发案例中唯一一例被证监会发审委否决的。 市场随即作出反应,“否决”公告出炉次日,南京银行股价下跌4.21%,盘中最大跌幅达到5.56%,之后三个交易日,南京银行股价连续下跌。 被否决近一年之后,2019年5月,南京银行又抛出一份新的定增计划,与第一次相比,南京银行此次定增方案募集资金未变,不过投资人新增了法国巴黎银行和江苏烟草,而原来的参与者南京高科、太平人寿和凤凰集团退出。 不过没多久,2019年8月1日,南京银行再次修改了定增方案,发行股份数量上限由16.96亿股调减至15.25亿股,募资总额上限由140亿元调减至116.2亿元;发行对象也缩减为法国巴黎银行、交通控股和江苏烟草等3家,最初参与的紫金投资也退出。 对于方案调整,投资者当时颇为疑虑,在2019年8月19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向南京银行质询,不过未获明确答复。申万宏源证券银行业研究团队当时点评称,尽管紫金投资退出,但总募集金额并未超额下调,预计其退出与境内非金融机构作为商业银行法人机构发起人的投资比例要求有关。 历经坎坷之后,南京银行定增事项终于获得通过,根据发行预案,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末,南京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2.88%,较2018年末下降0.11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83%、8.68%,较上年末分别上升0.09和0.17个百分点。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南京银行上述指标虽然均符合监管要求,但是在A股上市银行中排名倒数。对此,有业内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资本充足率是衡量银行信贷风险、市场风险与操作风险的重要指标,资本充足率低说明银行抵御风险能力较弱,而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的任务对银行而言也存在较大压力。 发行价格成关注焦点 过去十个月,南京银行的各种公开活动上,定增方案进展成为绕不开的话题,财联社记者亦曾接到过投资人的私下询问,定增获批,投资人心里的一块石头也随之落地,不过发行价格又成为新的关注焦点。 定增价格不同,对原有股东的影响亦不同。4月7日晚间,南京银行公告定增通过之后,就有南京银行小股东向财联社记者询问发行价格事宜。 根据发行预案,南京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定价基准日为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期首日。本次发行价格为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不含定价基准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与发行前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值。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南京银行此次定增方案获批时间点较为特殊,一是临近2019年年报披露日,二是再融资新规刚刚发布不久,由此发行价格的不确定性也随之增加。 根据安排,南京银行将在4月30日披露2019年年报。如果赶在4月30日之前,南京银行完成非公开发行,定增价格将按照定增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股票交易均价的90%与2018年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值。 截至4月7日收盘,南京银行股价为7.35元/股,折价90%之后,就是6.615元/股。2018年报显示,南京银行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8.01元/股。按照4月7日收盘价推算,南京银行股价只有在8.17元/股(7.35/0.9)以上,且保持一段时间,其定增发行价才不会按照2018年归母每股净资产价格发行,反之,就需按照8.01元/股价格发行。 在此基础上,如果按照再融资新规发行价最低可以打八折,也就是说南京银行股价需在9.19元/股(7.35/0.8)以上,且保持一段时间,其定增发行价才不会按照2018年归母每股净资产价格发行,反之,就需按照8.01元/股价格发行。 上述分析人士对财联社记者称,目前发行价格受关注,如果南京银行4月30日之后完成发行,按照发行预案,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归母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将参考2019年年报数值。由于截至2019年三季末,南京银行归母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8.79元/股(未经审计),因此2019年南京银行归母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大概率要高于8.01元/股,在此情况下,最终发行价格就需要看南京银行归母普通股每股净资产以及非公开发行前股价表现。 多起风波事件未了 最近两年,南京银行风波不断。 就在此次定增获批前,南京银行新任行长刚刚就位。3月30日,南京银行发布公司第八届董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提名林静然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并聘任林静然为行长。 公开资料显示,林静然出生于1974年6月,1995年毕业于南京审计大学,200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2005年,林静然加入民生银行南京分行,曾担任业务部总经理、支行行长,筹建无锡分行并担任行长,后任昆明分行行长、苏州分行(一级分行)行长,2015年调回南京分行任行长。 在林静然到任前,南京银行行长职位已经空缺十个月。 2019年5月,时任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调任南京新农发展集团副董事长一职,该行行长职责暂由董事长胡升荣代为履行。不过,公开资料显示,南京新农发展集团官网上,南京新农发展集团副董事长束行农已经不在集团领导页面。 在束行农去职之前,2019年2月20日,南京银行在官网发布公告称,日前,该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该行投资机构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雁3人,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南京银行及鑫元基金已指定专人负责以上3人的工作。戴娟被称为“债市一姐”,与束行农在工作上颇多交集,是束行农在南京银行多年的下属。 对于相关疑问,财联社记者联系南京银行董秘办,不过未获得回应。短短不到三个月,戴娟不能履职,束行农调职,一时间,南京银行成为舆论风暴中心,上述人员情况至今也没有下文。